忍把浮名,唤作低吟浅唱

| 分类 锤子哥说你们都不行  | 标签 心情 

夜,微凉,冷风掠过,唤起一丝惊觉。

背起书包,塞上耳机,手插口袋,漫步于校园环路之上,任寒风侵袭,烦躁的心才逐渐平静下来。曾经看过一本书,村上春树写的,大概讲的是他跑步的时候在想些什么,于是便仿而效之,不过将跑改成了走,不曾想竟也有如此神效。于是散步便成了使我静下来的神技,百试不爽。

斑马,斑马

斑马 斑马 你不要睡着了

再给我看看你受伤的尾巴

我不想去触碰你 伤口的疤

我只想掀起你的头发

斑马 斑马 你回到了你的家

可我浪费着我寒冷的年华

你的城市没有一扇门 为我打开啊

我终究还要回到路上

虽然五音不全,可是听着歌还是忍不住跟着一起唱了出来,尤其还是在这空无一人的公路上,唱着唱着竟不能自以,偶有路过的跑者投过来奇异的眼神——赶紧跑我妈不让我跟逗比玩。我一直都喜欢跟那些心直口快性情豪爽的人交往,大概是希望自己也能变得跟他们一样吧。一个人的性格真的是很大一部分是由他的成长环境决定的,我性格的改变应该是自初中从新疆回来之后吧,在那之前的我才是现在我希望成为的我吧,回来之后,陌生的人,陌生的环境,所有的孤独寂寞汹涌而来,让人无法招架,于是我便只能自我封闭,活在自己的世界。还有一幕让我始终记忆犹新的是,因为是初二才突然要转进这个新的班级,而且还是个“重点班”,看见爹(爷爷)跟班主任一旁说了好久,偶尔听见几句大概是说我原来成绩是多么好多么优秀希望我能转进这个重点班,最后还是塞了几百块钱老师才勉强同意,那一刻,心里的滋味真的是无法言说,只想冲过去说“走,大不了就不读了!”可是那样又对得起谁呢?过去的都无法挽回,只能让老人更加伤心更加受苦,取得一个优秀的成绩大概才是让老人最为欣慰的吧。

南山南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

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

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

做不完一场梦

想起在瑞典的那段日子,大概是自有生以来最为潇洒自由的时光了吧。在去之前,感觉自己可能会各种不适应,英语水平还那么烂,老外见都没有见过几次,更别说交流了,这么瘦胳膊瘦腿的,跟老外打起来不是很吃亏,万一遇到抢劫的怎么办?古语云:桥到船头自然直。虽然是不错的心理安慰,可还是无法安定下那颗瘦小的心灵。可是自到了以后,之前的种种情绪竟然都没有出现过,感觉就是也没什么不同嘛,不也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吃饭靠嘴拿刀靠手,于是潇洒不羁的生活自此而始。

黄蓝相交的IKEA,是否依然车水马龙?
圣诞佳节的ICA,是否依然热闹非凡?
地处偏远的LIDL,是否依然廉价?
山坡小村Nacksta,是否依然歌声嘹亮?
学术中心的Campus,是否依然高才满聚?
惠利便民的H&M,是否依然童叟无欺?
运动之家的Stadium,是否依然保质保量?
南湖的鱼啊,是否倍感寂寞?
村后的山啊,是否倍感枯寂?
...

红蔷薇

这年代季节快许多花儿开

风徘徊云发呆美景关在大门外

等谁摘不自在慢慢才明白

花已开没人来其实根本不奇怪

夜里我就随着风雨摇摇摆

见到日头我就会哭出眼泪来

我是好美好美的红蔷薇

不枉春天来一回

绽放到天黑

惹得路人醉

平淡看待自己枯萎

我是好美好美的红蔷薇

可恨老天不作美

被摘去花蕾

被剥去花蕊

可悲送人作玫瑰

前方略过熟悉的身影,惊。原来是认错了,最近老是认错人,莫非近视又加深了?我想更多的还是装作视而不见,一直都有一个习惯就是除非很熟的哥们会过去敲打一下外,否则在路上看到熟人时,投过去一个眼神,如果对方看都没看一眼那就装作视而不见。

电脑中毒了,杀毒去。。留坑。


上一篇     下一篇